特约:克氏红军亟待解决的四个问题

2015年10月15日 12:01:17

编者按:2014-15赛季,徐琨華先生曾为利物浦中文官网两次撰写了特约专栏文章,分析了红军的夏季引援、战术变化。此次,徐先生在新帅克洛普上任后为我们带来了全新的专栏文章,对克帅来到球队后首先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作出展望。

引言

上周,利物浦未拿一胜,又开除了主教练,但红军球迷士气却到达近两年的新高,只因迎来了前多特蒙德的冠军少帅克洛普。

克指导最为世人熟悉的两点:激励球员突破上限,释放潜力,以及压迫防守后的快节奏攻守转换。这两个特色与红军现有年轻高潜的阵容结构不谋而合,也因此让各路专家与红军名宿集体点赞、纷纷看好,球会的管理层也表现十足诚意,释出全力支持少帅的信号。一时间,与榜首球队6分的差距,越显眇小,期望也不断放大。

然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冬窗引援开始前,克指导想实践他的足球哲学于这套利物浦阵容中,他将得先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中卫的身后空间——谁能作为防线的最后保护者?

在多特蒙德,不论是主打的4231或其他四后卫阵型,克洛普更多让球队前压进行防守,然而大黄蜂也并非实践所谓“巴萨式”讲求绝对“控制球权”的足球哲学,而是藉此增加前场断球,寻求打对手阵脚不稳的反击机会。数据佐证,在他执教的2010-14赛季之间,多特蒙德平均每季打进8个此类的反击进球,但控球率52.9%与传球成功率78.2%排联盟中游,正是讲求快速守转攻的副产品。

所以当多特一旦丢失球权,对手理应选择对多特后卫线前压后身后广大的腹地空间发起长传。无奈当时克洛普拥有一对欧洲最出色的中卫组合:胡梅尔斯与苏博蒂奇。俩人适时正值22-25岁,转身速度快又都有一双大长腿可以迅速回追、逼近持球队员施以铲断。在克指导手下,胡梅尔斯作为指挥塔式的出球中卫,而在他右侧身后不远处,苏博蒂奇建构起防线的最后保护,俩人挤身世界的一流中卫组合,成为克帅足球哲学得以实践的根基。

现在利物浦阵容裡,萨科一直有较稳定的向前传球能力,本季有限的三场出赛,传球成功率92.8%为全队最高,场均60次传球也位列第二。加上萨科本赛季防守状态发挥稳定,理论上基本锁定了一个左中卫的位置,负担出球中卫的职责。但谁能作为防线的最后保护者?本季洛夫伦与斯科特尔的场均抢断皆在0.8次的糟糕水平,1.4与1.8次的场均拦截也不尽理想,遑论几次在后卫线导致丢球的重大失误。

队上能踢中后卫的球员还有18岁的小将戈麦斯以及多面手詹。考虑戈麦斯的稚嫩与中场可能更适合詹的能力,斯科特尔应会获得一段机会搭档萨科,而洛夫伦伤愈归队后也应有机会搭档萨科。假若洛夫伦不用负担向前输送重责,这将是他参军以来绝少有回归单纯中卫功能的解放,也许正是他长久所需能减压踢球的位置。

但,倘若克帅不能激发出斯科特尔与洛夫伦的状态,防线最后保护者的人选将一直困扰教练团,并且很可能让克帅的足球哲学无法实践。

改造计划一?(疯狂指数:三颗星)

图一:克帅手下中卫的责任;埃里克森在中圈紧逼后腰詹,詹短传萨科,萨科与后腰詹透过前后换位(蓝色箭头),萨科向前准备传递。

值得一提,胡梅尔斯正是被克指导从一个被认为是鸡肋的后腰球员所改造而成。假若克帅不能激发出斯科特尔或洛夫伦的状态,也许改造詹成一个指挥塔式的出球中卫,让萨科拖后作为防线最后的保护者,会是一个可行的搭档组合。相对于多特边卫左路重守右路重攻以保护左中卫胡梅尔斯插上后可能的空挡,利物浦右路克莱因偏守、左路莫雷诺重攻,似乎给改造詹的萨科-詹搭档打下了一些实验基础。

 

缺乏缠斗与铲断能力的中场——谁是球权收割机?

在多特蒙德,克帅主打的4231讲求队形紧密,进攻透过中路渗透发起,给第二波插上的边卫留出空间提供宽度;丢失球权后也便于就地围抢,增加快速由守转攻的机会。

而通常在前场队员的围抢下,主力后腰本德能坐收渔翁之利,伺机预判传球路线,拦截传球或对拿球不舒服的敌方球员施以抢断。2010-14赛季克帅治下的多特场均有25.1次抢断与19.1次拦截,而2012-15赛季罗杰斯治下的利物浦仅有21.4次抢断、12.5次拦截。虽然这更多是两个联盟间两个不同球队打法的对比,但也代表利物浦球员得开始适应这种打法。

本德能在抢断与拦截为球队做出重大贡献,也因为在4231的多层次防守中,他被赋予了更多主动出击的自由,这与过去巅峰状态的卢卡斯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惜如今经过几次重大的腿膝伤势,卢卡斯的活动范围与爆发力皆不如以往。假如克帅不能找出办法让卢神重回巅峰或扬长避短,利物浦眼下没有其他专职防守后腰,这套前场围抢的方案便将少了最重要的球权收割机,效果必会大打折扣。

现在的利物浦阵容里:18岁的罗西特还需累积更多经验,才能委以重任。“威尔士哈维”阿伦始终没能在对抗方面提升单兵缠斗水平,拦抢效率恐是改善无望。亨德森与米尔纳俩人偏向B2B中场,虽然这季俩人都有后腰位置的出赛纪录,场均铲断分别有2.5与3.3次,但铲断犯规比不佳,亨队是2.5:1,米副更差到1.57:1(每1.5次铲球成功便伴随1次犯规)。以俩人的铲球技术,如需更多放铲,将加速他们吃牌的速度。

假如克指导不改造詹成为专职中卫,詹具备优秀的正面防守意识与较为干净的个人防守动作(铲断犯规比3:1),他有条件成为一个好的球权收割机。启动较慢是他的较大缺陷,但考虑本德的步伐也并非特别轻盈,詹是卢神若无法重回巅峰时,后腰的考虑人选之一。

改造计划二?(疯狂指数:五颗星)

图二:热刺代尔断球,斯图里奇、亨德森分别移位卡住传球路线,库蒂尼奥与菲尔米诺围抢(蓝色箭头)。代尔回传右后卫与中卫风险太大,剩下三条明确的出球路线(黄色箭头),继续围抢下,代尔的出球路线与动作受到干扰,詹的上抢(红色箭头)很高机率能实施拦截或铲断。

另一个,则是洛夫伦。在大黄蜂,克指导便有许多改造球员位置的“前科”。而最需他救赎的球员,莫过是高价加盟红军却一直没能稳定发挥的洛夫伦。洛夫伦的问题来自于自身缺乏信心,以及没能与另个中卫形成互补的搭档。作为靠前出球的中卫,他的传球成功率不够好,靠后保护,他踢球又向来较为自我,不善观察中卫搭档的位置后移动保护、调动防线(在南安普顿,是靠丰特作为防线指挥者)。但抛去心理层面,洛夫伦有优秀的正面个人防守能力,一流的身体素质与啓动爆发力也将在防守后腰的得以全面展现。同时,不需被放在高压的位置,更有助于重建他的信心。当然,洛夫伦在摆脱与分球等细活上不如本德,又有莫名的远射与向前欲望,球迷只能希望其他队员多争气,让德国少帅不需做出如此疯狂的实验。

 

消失的宽度——边路攻击手何在?

格策、京多安、香川的天份毋庸置疑,所以当看到在克帅治下,多特场均仅传出2次成功的身后球,也许会令人惊讶。对比罗杰斯这些年的利物浦,场均则达3.7次。虽然失去苏亚雷斯、杰拉德与斯特林,但传球渗透的执行面上,对位来看,红军阵容里库蒂尼奥、亨德森与拉拉纳的创造力应该堪用。

但在克帅治下,多特每年都有数个能边路拉扯的攻击手,让4231中三个攻击中场的移动线路不易陷入中路密集防守僵局中,例如库巴、大十字、佩里希奇与后来的罗伊斯。当中特色最突出的便是右路的库巴,这个球员带球速度快、身体对抗不错,一对一在边路成功率很高,所以无球情况会拉开与队友的距离,提供进攻宽度,随时准备接应长传。

反观利物浦现在阵容里,绝对意义的边路攻击手仅剩本季发挥惨淡的小将艾比一人,而眼下看艾比持球进攻的手段比较单一,带球过人成功率不高,这个赛季能起到过去库巴提供边路速度与宽度的战术后手选择已是上限。

改造计划三?(信心指数:两颗星)

图三:米尔纳拉开左后卫,斯图里奇拉开中卫(黄色阶段)两个中卫的结合部被拉大,代尔不敢肆意绕前,库蒂尼奥、亨德森、菲尔米诺都有接应机会(红色箭头)。

新帅上任后,米尔纳可谓是位置最为尴尬的球员之一,作为后腰,他的调度与防守差强人意;作为B2B,虽然都能利用跑动打出配合制造机会,但与亨德森相比,他较难传出具有渗透性的传球;若是作为三个攻击中场之一,左脚弱势限制他往左路活动。眼下缺乏远端的边路攻击手,较为合理使用米尔纳的方法,可能与多特使用格罗斯克罗伊茨的方法类似:作为战术旗子,利用超强的跑动能力与纪律,针对或限制对手。不过,重回右路边路或万金油角色,队副心理是否能够适应?但为了不让斯图里奇移到边路,米尔纳与艾比,队上唯二对抗不错的边路球员将艰苦地顶上这个位置。

 

支配球权——组建副核与核心?

边路攻击手站位于无球侧远端,另外两个攻击中场的站位便相对靠近,负担起传统“内锋”以及“影锋”的职责,追求与单前锋作为一个三人组,利用快速的技术配合,洞穿对手防线。

拉拉纳与香川有许多相似之处:左脚、擅于中路活动、鬼魅般跑动、能适时插入前锋后的空档施与致命打击、但需要队友围绕支持,否则较差的对抗在陷入包夹时难以脱身。但因缺乏绝对速度与体能状况一直没进入状态,拉拉纳应更多从板凳上出发。

前插意识、快速处理球,菲尔米诺与罗伊斯都是简练直接而有效的攻击球员,但菲尔米诺的启动与持球向前速度不及罗伊斯,好在作为攻击中场的防守十分积极,赛季场均3次的拦截+抢断,在前场球员里列队内第一。身为克洛普曾经密切观察的转会目标,菲尔米诺应能抢下一席首发。但不论出现在靠左或是靠右的位置,他都必须仰赖库蒂尼奥等队友配合,因为他对抗稍差,没有绝对持球攻的能力。

可以预见,缺乏边路球员,首发攻击中场缺乏绝对速度,单是大脚找本特克头球摆渡也难收成效,过去克帅时期多特68次长传场均应该得降下来,依靠这两名攻击中场更多回撤拿球,利用渗透压缩对手防线。若不能打穿,再分给二波插上的边卫传中。但不论拉拉纳或菲尔米诺谁争取到首发,他们两人都不具备超群的灵性与技巧在狭小空间迅速传出威胁球。整个红军,能做到这点的,仅有库蒂尼奥一人。

改造计划四?(信心指数:四颗半星)

图四:库蒂尼奥接球瞬间,菲尔米诺、斯图里奇和亨德森跑出接应路线(蓝色箭头),詹与莫雷诺为二波进攻选择(黄色箭头)。假若对方防守收缩,米尔纳(红色标记)提供远端的长传选择。

所以,调整库蒂尼奥做到格策般的战术纪律将是克帅在进攻线上的最大挑战。

球队没有别的进攻大脑人选,擅长激励球员突破上限的德国少帅退无可退,必须打通库蒂尼奥的任督二脉,让库蒂尼奥理解并负担起作为球队进攻端的大脑,合理支配球权与控制节奏。近几个月库蒂尼奥被球迷戏称退化成了“狙击手”,拖沓持球、大量远射、关键传球下降。这般的现象与其说是因为他球技退步,不如说是因为失去天才队友后球队配合意识大大下滑,而前任主帅也疏于布置战术与要求团队配合。

克洛普战术运转的关键不要求球员是格策般的天才球员,而是在核心周遭围绕著有良好团队意识、往防线弱点快速转移配合的进攻球员。只要库蒂尼奥的心理状态回归平静,开始用冷静的大脑踢球,他有视野、有技术、有想像力接近格策的核心水平。只要队友达成新帅的要求,让库蒂尼奥重新相信他身边的队友,他将成为红军重建最重要的一块拼图。依照克洛普过去的成功经历,有理由相信他能做到。唯一需要,便是球迷们多给出一点耐心。

(完)

徐琨華,1984生於台北,從事電影編劇,作品包括「不能說的夏天」。你可以在 利物浦官方中文論壇 與他交流,他的ID是masterquint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