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队报告:难为知己难为敌——多特蒙德战术观察与分析.

2016年04月06日 10:57:31

编者按:本文由《笑谈》杂志授权转载,不代表俱乐部立场。《笑谈》杂志主要围绕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展开,目前有热点主题栏目,此外还包括球探笔记、英超乱世、数据分析、人物访谈、翻译节选、妖人探索、你说我猜等各个常置板块,以月刊形式出版,发表于虎扑官方论坛,另有微博、微信公众号(靴室笑谈社)以及电子杂志推送。

作者:@林中落夕

       在利物浦客场1:1逼平曼联成功晋级欧联八强后,克洛普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表示:“多特蒙德?当然不要,为什么我想在下一轮遇到本届赛事最强的球队呢?我还没那么傻,如果我们遇到了,那么我们会全力争胜”。显然,这位成名于大黄蜂的德国少帅,对自己老东家目前的实力给予了充足的认可。本赛季,在新帅图赫尔的带领下,球队在各条战线中的优异表现,让人多少看到渣叔麾下巅峰多特的影子。



       多特左后卫施梅尔策在接受英国媒体《442》采访时也说:“我们的核心战术不变。这对教练组来说是好事,意味着攻防转换和高位压迫已经溶入了我们的灵魂。”由此可见,如今的多特蒙德,依然带有明显的渣叔烙印。在上篇双红会的前瞻中,笔者曾重点介绍了“full-throttle football”这种足球风格,以及带给利物浦的变化。而作为渣叔的老东家,经受其七年的熏陶的多特无疑在整体移动和战术执行上更胜一筹。同时,在人员配备上,多特蒙德也明显好于如今的利物浦:中卫队长胡梅尔斯拥有出色的传球脚法,无论是直接撕破对手防线找奥巴梅杨的中长球,还是快速衔接中后场的贴地短传,他都能拿捏自如;后腰新星魏格尔是本赛季多特的最大发现,他在后场的作用犹如布斯克茨之于巴萨,出色的短传脚法和阅读比赛的能力使他成为球队后场到中场的“中转站”;而在锋线上,奥巴梅杨、罗伊斯、姆希塔良都拥有很强的传控射能力,这使得他们能在无球上更加多变。例如,他们每个人都能成为撕开对手防线的突破手,也可以成为完成最后一传一射的终结者,亦或是集体进入禁区抢点,让对手难以防范。同时,香川真司的位置相比以前更加靠后,游弋在中圈附近的他拥有出色的传跑和无球意识,与卡斯特罗一样,是一个极佳的策应和后插上点。可以说,多特的推进体系一环扣一环,球员能力的全面和极高的战术素养使得他们踢出了欧洲最快速、最高效的足球之一。更可怕的是,这种“进攻风暴”很可能在对手半场就刮起。在1516赛季上半程的德甲联赛统计中,多特对手在其半场的传球成功率仅为85%,而德甲联赛的平均值是88%,因此,高位压迫依然为多特在丢球后的首选。图赫尔在09年接受采访时也说,“我相信巴塞罗那出神入化般表现的基础就是,整支球队都处在攻防转换之间赢回球权的那股狂热和激情之中。”由此可见,他也是一位非常崇尚高位压迫的教练。不过,与梦三那种切断传球线路的技术型逼抢方式不同的是,多特的前场球员都具有较强的竞技素质,他们在速度、体魄、跑动上均占有优势,不仅将对方的反击第一时间扼杀在摇篮中,同时也能将反击的地点更靠近对手球门,造成更大的威胁。


      不过,亚美尼亚中场姆希塔良在谈到目前球队的风格时,却有另外一种看法:“当图赫尔来了之后,我们踢的是另外一种风格的足球,我们试着控球,并且更多的进行传递,也正因为这种变化,我收获了更多的信心。”世界上没有一种事物是一成不变的。作为瓜迪奥拉的崇拜者,同样出自美因茨的图赫尔在接手多特的第一天就表示:“我非常喜欢多特目前已经形成的足球风格,并不需要让我做更多的调整,不过我会在控球方面做更多的要求。”因此,在多特这座克洛普已经创作好的壁画上,图赫尔依然在某些局部加以修补。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15/16赛季,多特的控球率高达60.3%;而在克洛普执教的11/12和12/13赛季,这个数字分别是54.3%和54.2%。与之前克洛普极度追求速度和直接不同的是,图赫尔的多特有时会选择控制节奏,在没有出现明显机会时会选择短传倒脚来稳住局面。实际上,图赫尔本人并不喜欢长传球。为此,在美因茨时期,他甚至改变了训练场的形状,剪掉了球场的四个角,这样边后卫只能带球斜向内切。本赛季,多特的场均长传球仅为56次,而场均短传则高达577次;而在11/12和12/13赛季,多特的场均长传球分别是66次和65次,短传仅为421次和439次。就效果而言,这种进攻上的变化并未导致多特的进攻火力削减:相比巅峰多特14.5%的射门转化率,本赛季的射门转化率依然高达14.6%。这种变化的好处有两个。一是更加节能,当球队取得优势时能更好的掌控局面,减少无谓的跑动,也让球队去年的伤病潮一去不复返;二是阵地战进攻更加有效。多特蒙德在进攻中曾经依赖两名天才球员:格策和莱万。前者能独自引导球队进攻,利用着出色的脚下技术和大局观在核心区域打破比赛的平衡;而后者不仅拥有一名射手天生的嗅觉和创造射门空间的能力,同时拥有出色的脚下技术,能正面或背面拿球与队友寻求配合。在失去这两位超级巨星后,上赛季的多特在面对阵地战进攻时有些束手无策。而本赛季,图赫尔则利用球队的整体去弥补两人离开后的空缺:上文提到,多特的前场三人组罗伊斯、奥巴梅杨、姆希塔良都是相当全能的球员。因此在阵地进攻中,他们会频繁尝试换位,甚至集体集中在一侧形成局部优势,利用撞墙配合渗透进对手禁区;而香川、卡斯特罗的后插上射门以及施梅尔策的插上助攻也为球队进攻的多样化提供了保障。可以说,图赫尔的多特,在极致的速度与控制间找到了一个良好的平衡。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种所谓的平衡也有些许无奈,而这或许就是“图氏多特”的命门所在。翻开多特蒙德的球员列表,魏登费勒35岁、施梅尔策28岁、胡梅尔斯27岁、皮什切克28岁、帕帕斯塔索普洛斯28岁……可以看到,尽管多特的前场组合尚且年轻,但在球队的中后场,已尽显老态之势。尽管28岁对于后卫来说是黄金年龄,但在极其强调跑动的多特蒙德,球员显然是无法场场都保证所要求的跑动量的。同时,追求控制而重用的魏格尔,尽管在对抗和防守技术上不算吃亏,但在防守覆盖上依然存在着些许问题,他在回防时往往难以保护到球队的两肋和弧顶,这就给了多特的对手争夺二次进攻的机会。而之前无论是与京多安搭档的凯尔或本德,在中场都能提供一定的硬度,也能给予后防线一定的保护。因此,在边后卫施梅尔策、中前卫卡斯特罗香川插上进攻,胡梅尔斯前顶补位之后,多特后场会有大片的空档可供对手利用。本赛季,多特的场均丢球达到了1,其他德甲球队面对多特的射正率也高达46%。鉴于此,在面对强大的拜仁慕尼黑时,图赫尔采用了更加稳妥的五后卫体系。五名后卫能完整覆盖禁区前沿,使得肋部和弧顶空挡能更好的得到保护。不过,在面对实力比自己弱的对手时,这种针对性的布置不知道会不会再次被采用。 

       总体而言,目前的这支多特蒙德是一支非常出色的球队,在整体性、推进速度和进攻手段的全面性上具有自己的特色。但在球队的防守端,仍有不小的提升空间。而能否继续在各条战线高奏凯歌,则需要看图赫尔在未来能否在战术上采取诸如变阵之类的创新。毕竟,奖杯是证明一支球队最好的方式。